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LED灯光隧道 >

淘书杂谈:得失只在一念间

发布日期:2022-01-15 03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细细想来,人生多少事,得失不是在一念之间?台湾作家刘墉写过一本散文集《生死爱恨一念间》,书名起得绝佳,起得绝妙,起得绝美,深会我心。难怪乎,古人云“成败得失,在一念间耳”,岂虚言哉!

  一堆满杂货地摊上,挨边放着十来本收来的旧书。从中翻出一本字帖。《华世奎书墓表》,残破不堪,书口沾染了墨痕,像八大山人的墨荷,平添几分沧桑岁月。前后书皮脱落,一分为二,还好不缺页。归而修装焉,倒有几分姿色。

  华世奎,字启臣,号璧臣,清末民初学颜大家。为人虽极端保守,但颇以坚刚有至性,言语诙谐风趣,尽妙尽趣。伪满洲国成立时,有人劝他以“清室遗臣”为名,向溥仪呈上贺表。但他无意任进,答道:“掌柜的是旧人,字号改矣,可以不去。”没多久,“七七事变”爆发,有人拟请他出头维持天津的临时治安,他仍不为所动“吾老矣,不能用矣”却之。友人私下里问何故,其曰:“风烛残年,蜡头无几,何必添彩。”语言风趣可见一斑。他生前曾戏言:“人死如烟,身后事,死者不负责。”古人有云“字如其人”。我想,言亦是如此吧。所以他临终时,未留一字半句遗言,卒年七十有九。

  眼前这本《华世奎书墓表》,书箧有复本。此外,我还藏有华氏其他碑帖,如《华世奎书周氏祠堂记》、《华世奎先生大小楷》、《华世奎书南皮张氏两烈女碑》等,是初学者临习颜楷极好范本。

  移步另一处,花十六元购到武中奇墨迹版《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纪念碑碑文》,品相完美。上网一查,买贵了。转念一想,书价加上邮资,价格相差无几。朋友没看好,说写得不好。我说,君所言非实,碑文天真率意。从中可看出武中奇对《泰山经石峪金刚经》、《文殊般若经碑》,《好大王碑》下过一番苦功,无论结字用笔都受其影响,书法上所谓“出帖”大抵如此吧。

  近来临习傅青主小楷《般若波罗蜜心经》和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,迷恋上他的书法,害得我追找他的字帖,巧合在旧书摊上遇到《傅山小楷千字文》,版本少见。一本薄薄的书要价五元,我嫌贵,议价难,搁下,心想,转一圈回来再买或许会便宜。谁知,我前脚刚走,后脚就被买走了。当时,我后悔得肠子都绿了。一念之间,我错失了心仪的书,不知何年哪月才能邂逅她。

  事后,我和朋友谈及此事,他一个劲儿笑我傻。他沾沾自喜地说仅花三元买到一本台版《余光中诗选》,还是初版签名本呢!我真替他高兴。他说可惜是上卷,下卷不知啥时配齐。一脸惆怅。临别时,他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“得失一念间,在意终不舍。”

  我若有所悟,忽念朱自清当衣买书一事。那是九二年,学生时代的他极喜欢读书,嗜书如命。一次,去琉璃厂逛书店。在一家书店见到一部新版的《韦伯斯特大字典》,定价大洋十四元。这对一个手头拮据的学生而言,是一笔不小数目。每月零花钱不过几元。别以为几元钱不算啥,可在当时不低,相当于现生活费五六百元左右。前段时期,我从坊间购得四卷本《钱南园大楷册》,线装,白棉纸,中华民国廿一年十一月出版,萧山甲醛治理中心!定价大洋一元、四角不等,总计大洋二元九角。而我为之付出一千八百元,价格相差多少倍。话说回来,手头没那么多钱,又舍不得那部大书,等以后凑足钱再买,万一被人捷足先登呢?他想来想去,踌躇许久,最后狠下心来把自己唯一一件值钱的皮大氅拿到当铺,当了书钱,才把那本大字典抱了回来。我想,当时他心情一定悲欣交集。因为那件皮大氅是父亲在朱自清结婚时为他做的,费了许多心力。

  “得失一念间,在意终不舍”,真是一语道破。道出了爱书人惜书如命,也道出了人生万般无奈,能安身心,其唯书乎!澳门金六彩开奖直播结果